是不是我诚心诚意的祈祷,我就能回到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,我一直以为那就是天堂。那时侯,我最爱的女人陪在我身旁。

我的降生就是种罪过。

人们伤害他们爱的人。全世界都是这样。

常常敦促着周围的朋友,要有一颗同理心,常常被不解的眼神反驳和质疑,却懂了,其实懂得多,不如什么也不懂的人烦恼少。所以少年时的我们,常常让父母伤透脑筋。世上没有无法溶解的鸿沟,唯有你长大了,用心读这世界,而后眼神里,会有一种耀眼而不刺眼的光芒,那叫成熟。

我们都得死,没有例外,这我知道,但是上帝啊,有时候,这条路真的太长了。

为什么你有这么多伤疤?谁这么狠心伤害你?
几乎想不起来了,夫人。

当我死了,我站在上帝面前等候审判,他问我为什么让他的奇迹死去,我该说什么,那是我的工作?

你告诉上帝是出于善意。我知道你伤心焦虑,我可以感觉到,但你现在必须停止。因为我希望结束。真的,我累了。厌倦在路上,像雨中孤独的麻雀。厌倦没有伙伴陪伴,或者告诉我何去何从,或者为什么。我厌倦了人们丑陋的彼此相待,厌倦了每天感到和听到的伤痛。太多了。它一直就像我脑袋里的玻璃碴。你能理解吗?

为什么你会想做那么愚蠢的事?